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返回南艺首页

   首页  教科研创


课程思政·乐说党史|江苏红色音乐地图|(二)《别了,皖南》

时间: 2022-05-10       点击: 201


《别了,皖南》

 

《别了,皖南》

袁国平作词

任光作曲

 

前进号响,大家准备好,

子弹上膛刺刀出鞘!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三年的皖南,别了!

目标,扬子江头,淮河新道,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哪个来拦路,哪个被打倒!

冲过重重叠叠的封锁,

冲进日本鬼子的窝巢。

我们一定胜利!

我们一定达到目标!

 

有这样一首歌曲,不仅见证了江南新四军告别皖南,北渡长江,向东发展,开辟苏北的战斗历程,表达出新四军将士对皖南依依不舍的告别之情,但同时也成为祭奠皖南事变中牺牲的新四军将士们的悲壮战歌!

聆听着这段红色旋律,我们走进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时空。本期,将推介这首具有纪实性的新四军经典歌曲——《别了,皖南》以及它的创作故事。

【横祸惊天声不绝】

1941年1月4日,雨夜,9000余人组成的一支队伍正走在泥泞的山路上。他们身着灰色军装,佩戴N4A臂章,分成三个纵队,从皖南云岭驻地出发,向北转移,这支队伍正是奉命北移的新四军军部及其所属的皖南部队。

自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在国共第二次合作的背景下,国民党顽固派还不断加紧制造******摩擦活动。中共中央揭露了国民党妄图以内战代抗战、以分裂代团结的险恶用心;拒绝其强令八路军、新四军全部开到黄河以北的无理要求。为顾全抗日大局,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此中共中央表示接受将皖南新四军移到长江以北。

行进队伍高唱的这首《别了,皖南》,正是新四军军部撤离皖南云岭前夕创作完成的。歌曲的词作者、新四军政治部主任袁国平和军直属机关、战地服务团以及教导总队音乐指导、作曲家任光等2000余人,随第二纵队行动。虽然黑夜行军已是疲惫不堪,但队伍斗志昂扬,他们边走边高唱着《别了,皖南》歌曲,歌声犹如号角,划破夜空。但此时他们并不知道,国民党顽固派军队七个师8万余人已经在茂林周围的崇山峻岭中布下了袋形阵地,危险正向着他们一步步逼近。 

6日,行至安徽泾县茂林地区的新四军部队突遭国民党军队的包围袭击。经过英勇奋战七昼夜,新四军部队终因寡不敌众,弹尽粮绝,除约2000余人突出重围外,一部分被打散,大部分壮烈牺牲和被俘。军长叶挺在同国民党谈判时被扣押,政治部主任袁国平壮烈牺牲,副军长项英、副参谋长周子昆在突围中被叛徒杀害。年轻的音乐家任光也中弹牺牲。在1月17日,蒋介石反诬新四军“叛变”,宣布取消新四军番号,这就是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

皖南事变烈士陵园

 

【文艺干将烈士心】

“如果我们有100发子弹,要用99发射向敌人,最后一发留给自己,决不当俘虏。”这是袁国平主任在皖南部队突围动员大会上慷慨激昂的讲话。皖南事变中,为了不连累战士们,突围中受伤的袁国平践行了自己的诺言,将最后的那一发子弹留给了自己,将生命永远定格在了35岁。

作为新四军的三大才子之一,19岁的袁国平在黄埔军校学习时就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参加了北伐战争、南昌起义、广州起义、海陆丰和湘鄂赣的斗争、万里长征、创办红军学校、抗日战争……直至倒在奔赴抗日前线的战场上。才华横溢的他,在艰苦的斗争环境,和作战中积累了丰富的革命经验,早在红军时期就经常编写剧本、创作歌曲诗词。他更擅长宣传鼓动,写作了大量讲话、报告和文章,仅收入《袁国平文集》的文章就有30多万多字,他是我党我军卓越的政治工作领导者。他以儒将的一身才气和铁骨豪气,置身革命、牺牲自我,彰显了共产党员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 

《别了,皖南》曲作者任光,是20世纪上半叶中国著名的作曲家,作有许多脍炙人口的电影歌曲,如《渔光曲》、《月光光》等,还有经典传唱的《打回老家去》、《高粱红了》等抗日救亡歌曲。早年留法学习音乐,回国后任职于百代唱片公司的任光,还是将《义勇军进行曲》灌制成唱片进行海外传播的第一人。抗战爆发后, 1940年,任光受叶挺军长的邀请到新四军军部――泾县云岭,成为军部教导队的音乐指导。皖南事变中,任光牺牲,叶挺极为悲痛,为任光写下了感人至深的祭文。

和《别了,皖南》这首歌相似的还有一首名为《别了,三年的皖南》歌曲。这首歌曲则是由毛中玉谱曲。时任教导总队俱乐部主任的毛中玉,才艺出众,他不仅会拉小提琴、吹口琴、弹钢琴,还会画漫画、写诗……,在他短短23年的生命中,创作了《流浪者之歌》、《打靶歌》、《春回大地》、《举杯高歌新四军》等大量歌曲。皖南事变的战斗中,身上中弹的毛中玉临危不惧,怒斥国民党反动派,被敌人连刺数刀,壮烈牺牲。

《别了,皖南》这首歌不仅成为了袁国平、任光、毛中玉三位烈士的生命绝唱,更是三位文艺干将英勇无畏、可歌可泣精神的最好注脚。

 

【自由中国见“今朝”】 

历史无言,精神长存。时至今日,当我们再次聆听这首《别了,皖南》时,无不对那些为自由、为信仰、为和平而献出生命的时代先锋、民族精英们肃然起敬。这歌声中蕴含的“铁军”精神是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谱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亦是当代大学生以党史学习教育为重点的“四史学习”教育重要内容。

采访拍摄新四军研究会三师分会副秘书长王国强

前期在做这首歌曲的整理时,师生们发现了两个疑惑:一是诸多乐谱中《别了,皖南》,词作者署名为佚名,曲作者为任光;二是诸多资料认为《别了,三年的皖南》和《别了,皖南》是同一首歌。

 《别了皖南》曲谱佚名版

秉持严谨的态度,南京艺术学院流行音乐学院师生们,采访了江苏省新四军研究会三师分会副秘书长王国强和袁国平之子袁振威将军。王国强秘书长送出他主编的《袁国平集》,给我们厘清了两首歌曲的渊源。这两首歌词均由袁国平所作,选自袁国平《向敌后进军宣传鼓动大纲》结尾的一首自由诗。两个版本歌词文体基本相似,主题一致,艺术表达上略微有所不同。《别了,皖南》这首歌词,是袁国平在《别了,三年的皖南》基础上的再加工,两首歌词分别由任光和毛中玉作曲,因此可认定为主题相似的两首歌曲。


《别了,皖南》和《别了,三年的皖南》歌词对照 
(见《袁国平集》)

正如袁国平在自由诗中写道:

“山高总没有雪山高,路遥总不比长征遥,

敌后进军胜利了,自由的中国在明朝!”

如今,山河无恙,岁月安好,英雄时代留下的歌声成为永不消逝的强音,成为后世永不忘却的红色记忆!当下的我们定珍惜这盛世的美好,并且愿意传承先辈们的这份付出,让未来的祖国变得更加繁荣昌盛!自由中国在今朝!

 

 

总策划:俞锋

总统筹:张捷李彤

艺术总监:王诗坤汪敏

总监制:于翊平黄德俊张丹丹

总导演:冯玲

顾问:袁振威王国强张国防

摄像:刘吉辰刘烜宇

航拍:刘宇航刘俊良

录音:胡皓宇

动画美术:李晨隋智媛

本期剪辑包装:刘宇航

本期撰稿:冯玲马婧妍

排版:田媛

审核:王诗坤







© 2010 南京艺术学院·流行音乐学院 版权所有
学院地址:南京虎踞北路15号